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罗昌平再曝:刘铁男招了不该招的

2013-08-15 02:49  多维
刘铁男因罗昌平的实名举报而落马,昨日,罗昌平又爆新料:刘铁男进去后,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大概是扛不住他这么招供,于是涉案金额被定在1000多万,不再深究。

【平之评】最新一期《财经》杂志,给了刘铁男封面待遇。

有人问及新闻伦理问题,即作为举报人又作为报道者,在消息源的问题上会否存在冲突。说明一下,这个稿子是由我的三位同事完成的,他们分别是张鹭、李涵雯、鲁伟,在过去九个月里,他们跑了北京、贵州、广东等地,几乎与中纪委专案组同期分头行动。我们没有从专案线获得任何信息——事实上你根本不可能知道什么,唯一的便利是接受其他报料,注意任何风吹草动,但很奇怪,几乎没有媒体再对此展开独立调查。光是加拿大的故事,完全是可以写出很好的新闻。

我目前对此案最大的疑惑,是刘铁男家庭财产的数额与处置(并非要弄掉他所有资产,而是应该在司法程序中透明)。我所知道的刘铁男涉罪案值为上千万元,刘铁男进去后,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大概是扛不住他这么招供,所以案值就定在1000多万元,不再深究;所以,我在刘正式双开之前就从发改委系统听到了这个消息。从网上传出的25颗罕见钻石及其他各种资产,反倒成了主流。这条消息最早来自国内某论坛,后来经香港一家媒体报道,居然出现在了内地媒体的版面上。我至今怀疑其真实性,但刘志军的财产一经公布,又觉得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毕竟,他们的欲望变现能力显然可以超出我们的想象。

问题出来了,金额差距这么大,官方是不是应该出面说明一下?

新华社通稿包括三块“贿赂+经营所得+礼金礼品”,并已全部收缴。贿赂、经营所得通常会出现在司法程序中,但礼金礼品一项不会,而且可以大做文章——上海社保案中,就出现过10万元礼金未被追究刑责的情况。也许,这是一笔永无见光机会的灰账。

《财经》杂志的这个封面,由三篇大文章组成,分别从刘铁男倪日涛政商联盟、贵州跑部项目、发改委审批之盟来写的,主题就一个,应该限制“小国务院”发改委权力,套用许小年教授的话说最好是“撤销”。

以下只摘抄前言部分,若阅读封面文章,可购买杂志或上财经网。

相隔九个月,被微博实名举报的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2013年8月8日,新华社报道称,“经查,刘铁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及其亲属收受巨额钱物;违规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收受礼金礼品;道德败坏。”

此前2012年12月6日,媒体人罗昌平发布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刘铁男与浙商倪日涛的政商联盟,通过妻子郭静华、儿子刘德成直接持股并收受巨款;涉嫌学历造假;与加拿大籍华人徐某存在婚外两性关系。

博弈五个月后,高悬在刘铁男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

2013年5月11日,周六,国家发改委加班召开办公会议,刘铁男照常在会议上作了关于产能过剩的报告。在3月的全国“两会”之后,刘铁男卸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但仍然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分管上述领域。

会后,包括刘铁男在内的少数发改委领导被留下来,调查部门宣布了对刘的“双规”决定。

刘铁男异常平静,似已有心理准备,当即表示配合组织调查,并提出自己心脏不好,希望得到相应照顾。

从“双规”到“双开”,相隔不过89天。

对照官方通报,除学历造假一事未提,其他两项均已公示查实,且超出举报内容。

鉴于刘铁男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有的问题已涉嫌犯罪,中央对其“双开”(开除党籍处分和行政开除处分),收缴违纪违法所得。刘铁男当日已被正式逮捕。

“刘的问题超出公开举报的几件事情,与委内的工作有关。而他热衷于卡项目和批项目,是业界公开的秘密。”国家发改委一位官员称,“现在国务院正在清理下放审批权,刘铁男无意间撞上了枪口,成为‘反面教材’。”

“他的职位很重要。”另一名中央权威部门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身居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之职,更兼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据国家发改委的分工,他分管经济运行调节局、产业协调司、财政金融司,直接负责能源项目的审批。

其中经济运行调节局的职能涉及煤电油气和交通运输行业相关领域重大项目审核;产业协调司涉及重大工业项目、重大产业基地、境内外投资项目等的审批与协调;财政金融司涉及协同确定财政补贴的规模和方向,参与公司发行各类股票和可转换公司债券以及境外上市公司的审核工作。

而国家能源局负责煤炭、石油、天然气、电力(含核电)、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等能源的行业管理,审批、核准、审核国家规划内和年度计划规模内能源固定资产投资项目。

相关的利益输送也围绕这些权力展开。仅在《财经》记者可知范围内,除了举报中的造纸业商人倪日涛,刘铁男至少在火电、汽车等领域与相关官员、企业存在经济往来。目前初步查实的涉案金额已达千万元级别,且有大量礼金礼品未被计入。

在长久以来的投资驱动型经济增长方式背景下,地方政府青睐于上马大型投资项目,作为司职宏观调控的中央部委,国家发改委的审批从某种程度上对于盲目投资可以起到一定约束作用。

但是,在审批过程中,分管国家发改委多个重要司局的刘铁男,利用手中掌握的自由裁量权,并将其兑现成寻租收益。

究其原因,既有刘铁男的个人因素,亦不乏审批过程不透明以及审批权集中于国家发改委等机制性因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