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石油"人人自危" 窝案将影响中国能源格局

2013-09-16 04:43  财经国家周刊
从8月底开始,中石油遭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反贪腐风暴,相继有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王永春、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华林等四位高管,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并免职。

9月1日,这轮反腐大戏再掀高潮: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中石油集团原董事长蒋洁敏亦告下马。这是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一个中央委员。

“现在只是序幕,调查更深入后,可能会有更多官员落马,这可能会是建国以来能源行业最严重、牵涉面最广的一次腐败窝案。”石油系统内部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中石油反腐风暴,正给石油行业带来了一场大地震,强烈的震波冲击着垄断油企所构建的生态链上每一个环节,亦给现行的央企管理体制和央企高管的任命制度敲响了警钟。

始于一年前调查

8月26日,薄熙来案庭审暂时落幕之际,中纪委的反腐警报再度拉响。当日上午,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王永春,1960年生人,吉林省乾安县人,中央候补委员。作为中石油的实权派,执掌主力油田大庆油田多年。

仅仅过了一天,国资委纪委监察局就发布又一重磅消息:中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股份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李华林,股份公司副总裁冉新权和股份公司总地质师王道富等3人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

而更让业界震惊的还在后面。9月1日,监察部网站信息称,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蒋的落马,让中石油的反腐风暴达到阶段性高潮。这也是国资委历史上首次出现主要领导接受组织调查的事件。

接二连三的官员落马,让中石油内部一时人心大乱。截至目前,有关部门的调查还在继续,在正式结论公布之前,外界尚难猜测中石油的贪腐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据记者了解,针对中石油的窝案调查,早在一年前就已展开。2012年9月,中石油旗下的国内最大CNG(压缩天然气)运营商昆仑利用总经理陶玉春被有关部门控制。此人是揭开中石油腐败窝案大盖子的关键人物之一。

蒋洁敏调任国资委后,由多部门组成的离任审计组进驻中石油。按惯例,离任审查一般是五年期内,但对蒋洁敏的审计被特别延长至十年。通过这次延长的审计,中石油腐败窝案的更多问题被发现。

实权派倒下

本次落马的高管,在中石油内部都是手握实权的高层人物。除了执掌大庆油田的王永春之外,另一高管李华林任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同时还是中石油旗下香港上市公司昆仑能源有限公司的董事会主席。

熟悉李华林的人士告诉记者说,李华林本是秘书出身,在落马时刚刚担任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还不满一个月。担任昆仑能源董事会主席的李华林,去年薪酬总计1387.2万港元(约合1094.7万元人民币),比当时的集团公司总经理、股份公司总裁周吉平的年薪都要高。

另外两位落马高管,王道富、冉新权均出自长庆油田。王道富,案发时任中石油总地质师,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在此之前执掌长庆油田。2008年,王道富调任中石油总部,冉新权接任长庆油田总经理。

在大庆油田进入开发晚期后,长庆油田被寄予保持中石油油气产量稳定的厚望。2012年,长庆油田油气当量(4500万吨)首次超越大庆油田(4330万吨),成为中国第一大油田。

随着长庆油田产量的快速攀升,王道富、冉新权在中石油系统内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据业内人士透露,长庆油田产量高涨,与王道富、冉新权推行的老旧油田外包掠夺式开采模式有关,而在外包中的权力与金钱的交换,或是二人腐败落马的问题所在。

“长庆油田将一些低产油田承包出去,承包人可以拿到采油收入,但是产量却是记在长庆油田,也就是所谓的‘产量归企业、收入归个人’合作模式。承包人为了获取更大经济利益,大搞掠夺式开采。最后是长庆油田的产量上去了,石油财富也大量流进了个人腰包。”前述石油系统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说。

“前几年我们曾经去做过调研,发现这个模式存在很多问题。那些承包油田的老板,身价几千万的很普通。他们能不能承包到油田,就靠长庆领导一句话。”上述人士说。

据悉,王永春、李华林、王道富、冉新权四人,与蒋洁敏关系密切,四人几乎都是在蒋洁敏执掌中石油时得到提拔的。

在中石油内部,蒋洁敏一直是个话题人物。1972年,17岁的蒋洁敏来到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做了一名井下作业队修井工。此后41年,升至中石油董事长、国资委主任的位置。

在中石油一些内部员工看来,蒋洁敏业务能力突出、有魄力,是一名懂石油的领导者。而另一些看不惯他的人则评价他好大喜功、野心勃勃。

“他太过于强势,是一个很武断的人。”一位曾与蒋洁敏同在胜利油田工作、与之打过多次交道的石油人评价说。

2012年8月,网上一度盛传蒋洁敏借海外工程招标之际在境外神秘失踪,有媒体称他因卷入一起车祸事件的后继处理而被中纪委调查。后来,蒋洁敏在医院接受了《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采访,打破了失踪传言。2013年3月,蒋升任国资委主任,似乎成功脱身中石油这个大漩涡。但半年后,他最终还是未能全身而退。

“人人自危”

时下的中石油腐败窝案,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裹挟着每一个与之有关联的人、企业。

“公司内部现在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有一定职务的领导,表面很镇定,实际上是人人自危,不知道啥时候就被带走调查了。”中石油南方某省分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说。

在乱局中近日有媒体报道中石油系统又有5名管理层人士被调查,对此中石油股份公司9月9日早间紧急停牌,并在此后发布澄清公告,称经核实后确认公司董事王国樑和副总裁孙龙德被查的消息与事实不符,两人仍正常履职。

不过,对于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中石油集团规划计划部总经理吴枚、华油集团总经理王文沧等其他三人,公告并未提及。

“我们公司领导也有被叫去调查的,在单位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也联系不上本人。但不太清楚是因贪腐问题被调查,还是被叫去协助调查其他人的贪腐问题。”上述中石油南方某省分公司人士透露说。

与中石油内部的纵向“深挖”一道,针对与中石油有业务往来的外部公司负责人的横向掘进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目前已知的被调查的知名企业和高管包括:四川富商、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兵,明星电缆董事长李广元、总经理沈卢东,惠生工程控股股东、公司主席华邦嵩等。

惠生工程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民营工程建设承包服务商,主要面向石化、炼油及煤化工等行业提供EPC(设计、采购、施工)服务。2009年的数据显示,公司八成的收入都来自中石油,这也让外界质疑其与中石油可能存在某种“特殊”关系。

截至9月5日,惠生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确认:公司主席华邦嵩还没有回到公司正常履职。该人士同时告诉记者:惠生公司完全靠关系拿中石油项目的说法并不可信,目前公司业务已经非常多元,海外项目和煤化工项目比重增大。

反腐乐观期待

2012年,中石油总资产已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在央企净利润排名中多次雄踞第一宝座。

在国际上,中石油同样是举足轻重的超大型石油公司。据权威的美国《石油情报周刊》(PIW)公布的世界50大石油公司2012年度排名,中石油高居第四。

就是这样一家“明星企业”,何以沦为滋生高管贪腐的温床?一位中海油业内人士看来,央企的管理体制和运作机制需要反思。政府权力涉入企业内部运作太深,一旦遭遇某些当权者以非组织的形式将权力施加于企业,就很容易发生贪腐事件。

1988年9月,国务院撤销石油工业部,以其所辖主要资源和资产为依托,成立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亦即中石油的前身。得益于政府权力的强力扶持,中石油迅速膨胀。从石油资源、海外进口的特许权,到油价政策上的偏爱有加,在垄断特权的护航之下,中石油的资产规模飞速增长。

脱胎政府部门的中石油,公司内部等级森严,几乎每一个部门领导在本部门都一言九鼎,除了服从更大的权力外,缺乏监督和节制。有时一个部门主管,就能决定数亿元的工程承包、物资采购项目。

随着中石油反腐大戏的逐渐深入,业界和外界普遍给予积极乐观的预期。

“对中石油来讲,这是个好事情。清除了肌体上一些不健康的毒瘤,有利于企业更加健康的发展。”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夏义善评价说。

很多民营企业更为之欣然。“我们最近拜会了多家民营企业,他们普遍认为这对于他们开拓与中石油的业务是好机会。在之前,由于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一般企业很难与中石油合作,这次反腐有望促进中石油向着更加规范的方向发展。民企发挥他们的灵活性,就会有更多的市场机会。”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峰告诉记者说。

有分析人士认为,更长远来看,中石油腐败窝案将影响到中国的能源产业格局,历来强势的石油企业在政策制定者面前的话语权将会明显被削弱,步入政界的石油系统势力日渐式微,饱受公众诟病的高油价、行业垄断、资源掠夺等问题有望逐步得到解决。

“一些明显不合理、带有特权保护性质的政策,可能会逐步突破。我个人预计,原油进口放开指日可待,民营将会从中受益。”刘峰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