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凶嫌迪克森底细曝光 柳乾母亲哭成泪人

环球华网

涉嫌谋杀中国女留学生柳乾的29岁疑凶迪克森(Brian Dickson)底细渐渐被媒体挖出。据明报报道,多市警方早先始终回避媒体提出的一个问题﹐凶手是如何进入受害人所住的独立屋﹖当昨日被控一级谋杀罪名的疑犯迪克森(Brian Dickson)出现在法庭时﹐答案水落石出。原来疑犯和受害人同住在案发地的独立屋内﹐受害人住土库﹐疑犯住一楼。


柳乾母亲哭成泪人

此外还有报道称﹐疑犯是多市一个约会网站的常客﹐偏好亚裔女性﹐且是有前科的警方熟悉人物。

疑犯位于Austin Av.住所的邻居希罗(Lorne Hiro)听闻消息之后表示极度惊讶。“太不可能了﹗不会是他﹗真的是他么﹖”

对于邻居来说﹐平时言行尚可的迪克森似乎与作奸犯科没有关系。但警方却表示﹐迪克森是一个警方熟悉人物﹐至于他之前曾被控何种罪名﹐警方没有透露。

迪克森昨日过堂之后﹐将于本月26日再次过堂。他离开法庭之前﹐向法官请求医疗检查﹐法官称这个要求可以向监狱主管提出。

刚于前日从北京赶抵多伦多的柳建辉夫妇﹐昨日上午前往多市警察总部与警察总长会面﹐随后又前往相邻的安河法医处察看女儿的遗体。当柳建辉夫妇从法医处走出时﹐柳先生尚能勉强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柳夫人已经泣不成声﹐需要他人扶持才能坐进汽车。

在北京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担任主任的柳建辉教授﹐曾在接受国外媒体访问时表示﹐柳乾去年9月出国之前﹐在北京城市学院(Beijing City College)就读。来到加拿大之后﹐向位于多伦多和安河温莎市的多间学校申请传媒专业的硕士学位课程。

柳乾在北京的男友孟献超(Xianchao Meng﹐音译)﹐因在上周五凌晨1时左右案发时﹐正与受害人透过网络视频通话﹐亲眼目睹了女友受袭的前半过程。

“她从来没有和我提到过迪克森这个名字。我是听说过一些华人女孩与外国人交往的故事﹐但我们从初三开始就在一起﹐关系一直都很好。我很了解她的性格。我希望凶手应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还想问一问那个凶手﹐在杀人的那一刻﹐他脑子里都想的什么。柳干的年纪还那么小。”

当多市警方向他调查取证时﹐孟献超都尽力配合。警方拘获疑犯之后﹐也第一时间通过电话告知了这一消息。听到这一消息后﹐孟献超说﹕“我感觉松了一口气。”

迪克森在被捕前的一晚,曾到酒吧买醉,并且言辞古怪、似乎知道自己快要被抓,而且“将要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昨日上午10时在多市西区Finch W 1000号的法庭内,身穿白色衬衣和蓝色牛仔裤的迪克森首次过堂。他双手被反铐在身后,神色漠然地走入法庭,在不足5分钟的过堂时间内,除了回答法官自己的姓名之外,再没有多说一句话。

由于迪克森的辩护律师并未出庭,由法庭的当值律师代表,向法庭申请传媒禁制令,并被法官邓卜克(William Danbrook)接纳。律师还要求押后至本月26日再以视像方式过堂,也获法官接纳。随后,法官下令将原来占了大部分旁听席的近50名记者清场,才开始上午的正式聆讯。

法庭的书记员宣读迪克森的简单个人资料时,称迪克森的现住址是Finch和Sentinel Rd.地区的Aldwinckle Heights 27号,也就是柳乾的住所和遇害地点。

在书记员念到迪克森面临一级谋杀罪名的控罪时,一直神情黯然的他才表现出一些触动。在整个过堂过程中,迪克森的目光都没有与法庭内的父母有任何接触。

而警方除了搜查迪克森当前的住所之外,还于昨日前往多市东约克社区,搜查疑犯与父母同住的民宅。身穿工作服的警员在该屋外翻找垃圾箱,看是否能找到从受害人处窃走的手提电脑,手机和外置式网络摄像头。

当日下午,迪克森的父母从法庭回来之后,面对记者的追问一言不发,很快驾车离去。晚些时候,他们接受《多伦多太阳报》的采访时表示,现在家庭正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It’s a very difficult time)。两人皆头发散乱,身体颤抖。

据本地英文媒体透露,迪克森是多伦多市居民,从小便居住在位于市东区的Pape Ave和Marjory Ave交界处的Austin Ave上一幢房屋内。他从Riverdale高中毕业后,在2000年进入约克大学麦诺伦学院(McLaughlin College)学习地缘政治学。据约克大学昨日发表的声明,迪克森并非该校的注册学生,也未在该校取得学位。

迪克森平时热衷于政治,曾与同学共同创立北约组织学会,并一度担任约大大学部政治学议会主席。据迪克森在约大的友人说,他是一名非常活跃的学生领袖。2005年秋季,他在担任学生会干事期间突然辞职,原因不明。2008年秋天,迪克森曾在加拿大大西洋议会实习6个月。该机构是一个附属北约的外交政策智囊团,他当时是议会总裁Julie Lindhout的助理,处理一些行政、研究和文字工作。

他也有在Developments in Literacy当过实习生,该组织专门在巴基斯坦开设学校,让低下阶层的儿童、尤其是女孩子有书可读。

除了喜好研究政治,迪克森似乎还对艺术和运动感兴趣。在自己的Facebook的网页上,他还自称是一名临时演员和跑步教练。

同时,迪克森也在警方那里留下过案底。他曾于2006年1月,被多伦多警方控告性侵犯的罪名,虽然4个月后获撤销控罪,但是这件事对他的生活造成了很深的影响。

另据环球电视台(Global TV)报道,迪克森是多市着名的免费约会网站Plentyoffish的常客,希望能通过这一网站获得艳遇。一名自称是疑犯高中同班同学的女士向环球电视台的记者称,她在这个约会网站上碰到过迪克森,发现他对亚裔女性有偏好。

目前,警方尚无法肯定本案的受害人柳乾是否与迪克森相识,又或是如何认识。可以确认的是,柳乾生前租住约大附近的Aldwinckle Heights 27号地下室,而迪克森则居于同一房屋楼上的一间房间。有消息指柳乾遇害前,曾对友人表示忧虑个人安全,又在中文聊天室说被求爱不遂者跟踪,但是警方尚未发现此案中有“犯罪性纠缠”(Criminal Stalking)的证据。

迪克森住所附近一间酒吧的经理对本地英文媒体《多伦多太阳报》透露,迪克森在被捕前的一晚,曾到他的酒吧买醉,并且言辞古怪、似乎知道自己快要被抓,而且“将要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这名经理名叫布莱恩(Brian,恰与迪克森同名)。他和迪克森相识,但是并不知道他在约克大学念书,还一直以为他是伊顿购物中心(Eaton Centre)的售货员。当警方公布了迪克森被捕的信息后,布莱恩惊讶得“差点从吧台的凳子上掉下来”。

布莱恩透露,就在迪克森被捕前的一晚,自己还刚刚和他喝过啤酒,竟丝毫没有意识到坐在自己对面的是一个谋杀案的嫌疑犯。直到后来回想起来,才发现他当晚的行为确实有些古怪。

当时迪克森对布莱恩表现得很热情,还要请他喝啤酒。两人聊开来后,他对布莱恩说:“你进过监狱吗,那里是什么样”?布莱恩表示自己只是进去过5天,对那里“不太熟”。迪克森则叹道:“我要在那里度过终身了”。

布莱恩还以为迪克森当时只是酒后胡言,也就没有当真。

酒吧的东主、酒类销售员(bartender)雷蒙德(Raymond)透露,当晚迪克森喝得有些多,但是举止仍然很正常,保持着平时的恭谦、礼貌。迪克森还曾对他说,这已经不是他当晚光顾的第一家酒吧了。

迪克森在酒吧待了快一个小时后,酒客的话题就转移到了最近的热门话题柳乾案上。雷蒙德随口说句:“警察其实已经锁定了凶手,而且已经跟踪、随时就可以实施抓捕。”这时迪克森的举止变得古怪,他忽然抬头看着众人说“你们是警察(cops)吗?”说完,他便表示自己喝多了,随即付账走人。

昨日,布莱恩和雷蒙德都已与警方联系,并将他们和迪克森的对话录了口供。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