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女儿被狗咬之后:给华人朋友们提个醒

  上个星期天四月17号傍晚起点左右,我12岁的女儿在我们居住的公寓大厅里被楼上一位大约60岁左右的白人女士的小狗咬伤了小腿。 本来不应该是很复杂的事情在后来几天里弄得我寝食不安,警察两次登门。


  事情是这样的。我三月一号搬到这个公寓里,一切都还好。邻居都很友善,我也尽全力做一个好租客。可在四月十七号的傍晚,我女儿从外面回来,当她走过走廊要到电梯的时候,在旁边的小狗突然扑上来咬了我女儿的左小腿。我女儿是个胆小的孩子,当时没说什么,那位主人也只是训斥她的狗,没有过来察看我女儿的伤情,就带着狗走了。孩子回来后告诉我发生的一切,我察看了伤口,看到没有真正穿透皮肤,只是两道深深的滑伤,虽然能看到红色的肉,但没流出血。我立即用酒精处理了伤口,并教育了孩子以后要当时告诉那个主人。然后我就去打听狗主人住在哪个房间。
  邻居告诉我她的房间后,我从7点到9点敲了几次门但都没有人,所以我写了一封信塞在门上就走了。第二天,大楼管理员看到我叫住我说她看到了那封信,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她说那个狗主人已经搬到其他房间了,但她不告诉我究竟搬到哪个房间。她保证会通知狗主人。

  第二天,朋友们都说狗咬后如果得上狂犬病,后果不堪设想。我在网上查了相关信息后感到非常担心我的女儿,于是我冲到孩子的学校把女儿接出来直接带到附近的诊所,可诊所里人很多,要等大约1个小时,而且我还得知如果我女儿真的需要注射狂犬疫苗,他们没有,需要等24小时。当时有个同样等待的患者建议我到医院的急诊,因为那里有疫苗,如果需要会立即得到救治。

  于是我又带孩子来到SUNNYBROOK急诊,等了近三个小时后看了医生。医生说不是贯穿伤,狗是家养狗,应给没有问题,不需要打疫苗。医生询问狗的信息,可我一无所知。在此同时,我丈夫在我们公寓楼下大厅里遇到了那个狗主人,于是问她要狗的防疫纪录。可她态度极其恶劣,一点不配合。最后在我丈夫的一再询问下,她给了狗兽医的电话号码,让我们自己问。我丈夫打电话去诊所,可诊所拒绝给我们任何信息,因为这是隐私。

  第二天我又打电话过去,回答还是那样,隐私,我无权知道。我于是问管理员狗主人的电话或住址,但同样因为隐私不告诉我。我当时真是感到很无助,也很气愤,事情发生48小时了,我没有狗和狗主人的任何信息,也没有人道歉。于是我打电话报了警。刚报完警,诊所和狗主人都分别打来电话,告诉我狗是健康的,并告诉我她的房间号和电话。

  一会,警察来了,询问了情况后就去那个狗主人的家里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给狗主人打电话询问警察调查的情况,她在电话里哭的很可怜,告诉我警察说可能要把狗带走。她还说她得了三次癌症等等,而且说我是个好人,希望能让这件事过去,我们能成为朋友。我被她的话打动,于是保证她我会尽力保住她的狗,因为明天公共安全部门会来人察看我女儿和她的狗,我会为她求情。她也表示如果她能保住她的狗,就一定给我经济补偿。

  长话短说,不论是否和我的求情有关,她的狗保住了。于是我打电话问她有关经济补偿的事。她没接电话,于是我留言了,说如果她准备好了请尽快给我,我想早点结束这个事情。让我没想到的事是一个小时后有个警察敲门,我开门后他严厉的警告我不允许骚扰那个狗主人,因为她告我骚扰她,并索要钱财。那一刻我真是蒙了。我在表达了我明白了警察的警告后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原本严厉的警察态度和蔼了,说那个女士very anxious,便说边用手指指了指他的头,虽然他没说,但我理解为那个狗主人脑子有点不正常。警察还告诉我在加拿大,必须经过法庭索要赔偿,并给了我他的名片,名片后面写下法庭的信息。

  我现在在准备到小额法庭的材料。不论怎样,我不能就这么让这件事情过去,这件事情对我和我的家人的的生活影响很大。不论我是否能胜诉,我都要让那个狗主人知道做错了事情要受到惩罚,我也将从这个事件中学到很多经验和教训以及加拿大有关法律程序,在此,也希望我的同胞能从我的事件受到启示,也希望有相关经验或知识的人能够帮我出些建议。
返回列表